小说正文

顾之行陌言夏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

主角是顾之行陌言夏的小说《》正在火热连载,想看免费阅读的亲们千万别错过啦!“学长?你?”言夏并不知道纪梓俊是C城的人,也不知道顾之行是。不过他说学长,是不是代表顾之行也会去呢?陌言夏的目光不由得放在了一起顾之行的身上。

《言夏之意》精选:

“嘿嘿,言夏妹妹,听说你在圣远读书啊!这么说我马上就要成为你的学长咯!”纪梓俊故意坐到言夏旁边的位置,言夏一听他那句言夏妹妹立刻脸色就变了。

“学长?你?”言夏并不知道纪梓俊是C城的人,也不知道顾之行是。不过他说学长,是不是代表顾之行也会去呢?陌言夏的目光不由得放在了一起顾之行的身上。

“言夏妹妹,你不要看他,他不去,就我去陪你,怎么样,高兴吧!”其实纪梓俊是故意逗她的,发现她有时候还是挺可爱的。

言夏听到纪梓俊这么一说,脸立刻就红了,“哈哈,看看看,害羞了,之行快看啊!”纪梓俊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,言夏是真真的想把他丢出去,真不知道顾之行这样的人是怎么受的了他的。

“你还不回去?呆这干嘛?”顾之行这句话明显是对纪梓俊说的,看来是要维护这妹子下逐客令了。

“之行,你看现在外面下着这么大雨,我家里也没有人,我害怕,今天我就留下来陪你吧!”纪梓俊边说还边用卖萌撒娇的表情看着顾之行,言夏看着都觉得浑身都要起鸡皮疙瘩了。

纪梓俊家跟之行是在同一个小区,房子在当时就直接买了下来的,他在这住的时间也不长,但是他们这样的人,也不见得会租房子,买一套这样的房子对他们来说是小菜一碟。他父亲回C城以后,他就一个人住,只是每天吃饭都是在顾之行家吃。每次都他都要找各种理由留下来睡觉,可是都被顾之行无情的拒绝,明明那边有两室一厅,让顾之行过去睡,他也拒绝,原因是他不想跟一个男的在同一屋檐下睡觉,都是屁话,小时候一起洗澡都可以,回C城的时候住他家的时候怎么不说呢,现在矫情。

“你是要自己走,还是要我把你丢出去,嗯?”顾之行面无表情的看着纪梓俊,语气中不难听出有威胁之意。

“好好,我知道,你嫌我烦,你想跟你的言夏妹妹单独相处,我就不打扰了好吧?谁叫我是孤家寡人呢?”纪梓俊其实是故意这样调侃他们的,让他不快乐,你们也不要想舒服。

言夏听到纪梓俊这样说,脸是更加爆红了。

“纪梓俊你能不能好好说话,什么单独相处,明明外婆在家,还有你能不能把那个妹妹去掉,你怎么碰见谁都叫妹妹啊!”言夏一口气说完这些,脸上本来就因为害羞而爆红的脸现在是更加红的。

“哈哈,你看你家小姑娘,这脸红的都能跟关公比一比了。”纪梓俊笑的直往沙发上拍。顾之行看了一眼言夏,她这脸还真的是红的有点厉害,这姑娘,也太容易害羞了。

“行了啊你,有完没完。”顾之行随口说一句,并没有觉得不妥,但是在旁人听来,这可是赤裸裸的维护啊。言夏听完小心翼翼的看着顾之行。

“阿呀喂,之行,我没听错吧,这么维护这丫头啊,要不这样,今晚我在这陪奶奶,你们去我家,我把空间留给你们怎么样。”如果说之前纪梓俊的话让言夏脸红,那么听完这个,她赶紧现在自己脸已经热的发烧了,纪梓俊这傻逼到底在说些什么啊!

顾之行一听纪梓俊这么说,明显自己都有一点不好意思了,但是他并没有表现出来。

“明天起,你就不要来这吃饭了。”顾之行非常淡定的说出这句话。

“别别别,我现在就走,不打扰你两了。”纪梓俊一脸贼笑看着眼前的两人,很少看到顾之行这样,接下来可有的玩了。

“外婆,我走咯。”纪梓俊起身走到客厅中间,对着里面卧室里说道。

“外面还下雨呢,怎么不多坐会在回去。”外婆从卧室走出来。

“没事,等一下就更加晚了,外面打雷下雨的我害怕。”一边说一边还表现出一副特别可怜的样子,言夏是越来越佩服他了。

“害怕啊,那你今天就住下来,别回去了,跟之行睡就是了。”

“外婆,真的可以吗?”

“你这傻孩子,有什么不可以的!”

纪梓俊看了一眼顾之行,这眼神明摆着是在说,你要是留下来,我会把你活剐了呀!夷,太可怕了,他还是回去睡觉比较踏实。

“外婆,没事的,我才不想跟他一起睡呢,我回去啦。”

“那好,你回去自己小心点,明天记得来吃早饭。”

“好。”说完就往门口走去,临走前还不忘看了言夏跟之行一眼,然后面带笑意的离开,看的言夏心里毛毛的。

纪梓俊走了之后,客厅又重新回到了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气氛,本来相处就尴尬,在加上刚才纪梓俊说的话,言夏就更加觉得不好意思了。

她一直知道顾之行长大好看,从火车那次相遇后,她发现他长的比之前更加好看了,长长的睫毛,浓而细长的高挑眉,目若朗星,五官立体,像是天然雕刻而成,皮肤白皙,身材也好到没话说,最主要是连说话的声音都那么好听,尤其是从言夏的角度看上去,真的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,这样的男子完全就是从漫画里出来的人啊,言夏现在完全是用一个顶级的花痴看着顾之行。有出了神。

顾之行知道陌言夏一直在看他,但是他故意不回头,不说话,想看看她还要看多久,可是没想到这丫头,根本一动不动的望着他,有发呆了,他知道自己长的帅,但是她是不是太明目张胆了吧,这么盯着一个男子看,还看傻了,这还是那个一说话就脸红的陌言夏吗?不过也是之前在火车上她也是这么看她的。

顾之行放下手中的书,抬头看着陌言夏,这丫头果然出神了,呆呆看了他三秒才回过神来,顾之行还没有来的及说话,她自己就马上跳起来。“我去看看外婆,不打扰你了。”说完就马上往里面的卧室走去。留下一脸诧异的顾之行在客厅。

“陌言夏,你有点出息好不好,怎么一遇到他你就犯花痴啊,花痴就算啦,最主要的是你还能看傻了,要不要这么丢脸啊!”陌言夏一边走一边说着进了卧室。顾之行在她走的时候,露出了他的一抹微笑,他发现接触她这几次,自己无意间的笑容渐渐多了不少。

“外婆,在忙什么呢?我来帮你。”言夏走进房间就看见外婆在柜子里整理东西。

“言夏啊,没事,瞎忙呢,你怎么进来了,之行呢,怎么没有陪他啊!”外婆这话说的怎么感觉这么暧昧啊,他们什么关系啊,陪他,夷,感觉怪怪的。

“他在看书呢?一本杂志看了一晚上了。”言夏也没有注意那本是什么杂志。从到可以,他就一直拿着那边书,吃了饭还拿着。

“他啊,从小就喜欢篮球,汽车方面的书,还有那些商业投资方面的,每次拿到手里就不舍得放下。”

“商业投资?”篮球汽车她可以理解,毕竟男孩子就喜欢这些,可是商业投资,他也就十八的样子吧,就这么喜欢关注这些了?

“是啊,这像他爸吧。”外婆说起顾之行他父亲的时候,语气中明显带着一丝怨恨,一丝无奈。陌言夏不知道是什么原因。

“外婆,为什么顾之行跟您一起住啊,我看这家里也只有你们两个的东西,他爸爸妈妈呢?”言夏小心翼翼的问着,其实她知道这事不该她问,可是关于顾之行的事情,她心里就这样脱口而出了。

外婆放下了手上的衣物。坐在床上,把言夏坐到了她旁边。

“外婆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问的,只是刚才在顾之行房间看到她跟一位漂亮阿姨的合影,想着那应该是他妈妈,但是好像并没有看到他爸爸的相片。就觉得好奇才问的,外婆对不起。”言夏像个做错了事的小孩子一样,坐在外婆旁边低着头,不敢看外婆的眼神,确实这是人家的家事,这样问是不太礼貌。

“傻丫头,外婆没有怪你,就算你不问,外婆也打算告诉你,外婆见到你的第一眼就很喜欢你,也看出之行对你是有特别之处的,这些事情告诉你也无妨。”外婆虽然是笑着对言夏说的,但是不难看出她脸上的悲痛。

“之行这孩子,从小也是命苦,他妈妈是我的独女,她爸爸死的走,我一个人带着她上完了大学,后来她去C城实习的时候认识了之行的爸爸,两个人很快就进入的热恋中,但是之行他爸爸家世太好,根本不是我们这种小门小户能够高攀的起的,我曾经几次劝他妈妈,不要在跟他爸爸来往,可是她用情太深,根本没有办法放弃,后来之行他爸爸不管家里的反对,执意跟我女儿结婚,就这样他父亲也被家里人赶了出来,放弃了家里的事业,来到K城一直住在我们家。我这老人家也不好说什么,只要我女儿幸福就可以了,刚开始一年的时候,她们很相爱。他父亲也对他妈妈很好,在这边一个小工厂里上班,不久之后就有了之行。”

外婆说完还拿出了一张照片,是看上去是一张全家福。言夏没有出声,等着外婆继续说。

“之行出生以后,他们夫妻两的感情越来越好,那时候我也很高兴,先不管之行他爸爸那边怎么样,就看他对我女儿的情谊,我也是比较喜欢他这个女婿的,之行半岁的时候,他父亲那边就来人,说是不能让顾家的子孙在外面吃苦,竟然事情已成定局,就让他们回C城简单举行个婚礼,也算是昭告天下,之行的存在,顾家一直是九代单传,之行的出现足以让他们接受之行的妈妈了,当时之行的爷爷身体也不好,公司也遇到困难,之行他爸爸也必须回去主持大局,就这样子,一家三口回了C城。”

外婆一边说一边看着那张照片,上面是一家三口,中间一个长相英俊的男子抱着一个小孩,那个应该就是顾之行。

“外婆,这是之行的爸爸嘛!之行长的真像他爸爸,他小时候也好可爱啊。”陌言夏看着里面的照片,现在的顾之行简直跟照片里的男的有八分的相似啊。真是基因好。

“是啊,这是他们一家三口唯一的一张全家福,当时照完这张相还没有来的及去拿就回了C城,后来这张照片就一直放在这里,我保管着,那时候刚到C城的时候,他爸爸整天忙着工作,早出晚归,之行的妈妈自己一个人在家,带着小之行,之行的奶奶并不待见我女儿,只是碍于之行不得已接受了她,在家的时候还是变着法的折磨她,但是她想着之行跟她丈夫也都忍下来了,她都是报喜不报忧,从来不让我知道这些事情,可是豪门是非多,她不说我也知道她过得并不舒心。好在之行爸爸公司的时候很快就解决好了。那时候的条件就是处理好公司的事情,就让她们一家三口搬出去住,也正因为这样,让之行的奶奶更加讨厌妈妈,认为是他妈妈怂恿的他爸爸这样做。但是那时候之行他爸爸担心他妈妈在那个家受委屈,不管不顾的搬了出来。那时候她妈妈说不感动是假的。以至于到后来她出事都没有怪过他父亲。”

外婆边说看着照片眼睛也慢慢红了,出事,言夏心里想着这两个字眼。

“外婆,后来出什么事情了。”言夏总感觉后面的事情也许并不是那么美好。要不然现在顾之行也不会跟她外婆在这里生活。

“她们搬出去之后,之行她妈妈打过几次电话让我去C城生活,但是我都拒绝了,想着她在那边过的本来就辛苦,在把我接过去,难免那边在说什么闲话,我拒绝几次,她也就没有坚持了。原本一起都好好的,就在之行四岁的时候,一切就变了样子。之行的爷爷病重,他们家公司在次陷入危机,这次远比之前的要严重的多,股东撤资,外界舆论,在加上之行堂叔从中做梗,公司很快就易主,之行他爸爸被赶出公司以后,可以说是一蹶不振,天天是借酒消愁,后来慢慢不怎么回家,她妈妈每天就一个带着之行在家,之行那时候还小,不懂什么事情,但是经常看到妈妈一个人哭泣,爸爸经常不回家。他也就从心里不喜欢他爸爸。我几次劝她,让她带着之行先回K城呆一阵子,可是她放心不下他爸爸,一直不肯。终于,在之行五岁的时候就发生了意外。”

外婆说完眼泪掉到了相片上面,言夏看了心里一紧,连忙拿了纸巾给她,外婆接过纸巾擦了擦眼泪,手放在照片上女子的位置,轻轻的抚摸着。

意外,这两个字深深的刺到言夏的心里,小小年纪的顾之行到底经历了什么。为什么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会是那样的表情。

相关阅读